分手

我总愿意做一个最方便最懒惰的消费者,刘伟则凡事能亲历亲为的必不假手于人,平时也就罢了,能不触犯彼此原则的事件上,你忍一忍我让一让也就过去了。可现在面对的是我们的即将到来的婚礼!我可不想这件对我来说无比神圣的事成为他的手工练习场。我经不起这种事在我面前毁于一旦的打击,我甚至连想也不敢想,因着他定义的“意义”,眼睁睁的看他把我的婚礼现场变成一场诡异的电影,而下面坐着的是目瞪口呆被吓坏了的观众!
 
     于是,从策划婚礼开始,我们之间的对话永远都是争吵的节奏。今天我让他陪我来选婚礼布置上需要用到的花束。出门的时候我们都心情愉悦,觉得这必将是一个美好的周末,就如同刚恋爱时那一个个甜蜜的周末一样。可是好景不长,出门不久争吵便像躲也躲不掉的噩梦一般降临了。他坚持认为我们应该选择真花,而不是我已经挑选的差不多只待付款带走的假花。说什么“我不希望我们的婚礼充溢着种种来历不明的塑料,我不希望你在这一片虚假之中走向我。我们应该选择真实的有生命的花朵,你不觉得那样的花朵才配我们的婚礼吗?”
“可是真花在成本上会超出我们的预期很多,你知道,我们还得去度蜜月,那也需要钱,你总不能现在就把所有钱花光吧!再说,真花买回来,你还得自己把它扎成球或其他我们需要的形状,费时间不说,成品肯定也没有现成的假花球好看。”
“这可是我们两个的婚礼,我知道它对我们来说都非常重要。你不觉得我们一起扎花球,一起去布置婚礼现场这件事本身就是非常有意义和值得纪念的吗?我相信有朝一日我们老了,一定会怀念这样的时光,而我们亲自动手去做的行为,一定能成为这段特定记忆里的骄傲。”
“骄傲个屁!我们不上班啊!时间都用来扎花球好了!怎么跟你讲都讲不明白,你别那么不切实际好么!既然我们永远都不能达成统一,干嘛不直接找个婚庆公司让他们全盘搞定,我们谁也不用迁就谁了!”
“当初是谁说的厌烦了婚庆公司那种形式化的闹剧般的婚礼?我是因为爱你所以才用尽心思想要给你一个不同一般的婚礼,你现在又这样只求省事的吵闹,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!”
“对!我不可理喻!你知道吗?我没有功夫去照顾你那些理想主义,也不屑去迎合你的所谓意义,那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是狗屁!我现在只求婚礼赶紧弄完,我再也不想为它浪费时间心力了!有这些闲心我他妈早多签好几个客户了!”
“王茜,既然如此,我们何必非要举行这场婚礼呢?”他邹着眉头,脸上不是这段时间以来总是占据他主要表情的愤怒,而是哀伤。我讨厌他这个神情。
“你是要和我分手咯?!拜托你!请帖统统发出去了,全世界都知道我要结婚嫁人,现在说分手你他妈玩儿我呢?”
他的忧伤更深的陷阱五官里。他仿佛用尽全部力气一般牵动了一下嘴角,想说什么,最终却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。我们最后在无言里不欢而散。
 
他接连好几天没有回家,我不想问他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回来,尽管我已无数次翻看了手机。男人总是这样,你越理他他越来劲。他总会回来的,我们就要结婚了。
 
如此僵持了几天,在我以为他如往常那般即将缴械投降的时候,下班回到家的我发现他带走了全部的行李,饭桌上放着一个便条:衣柜空了一半,你再也不用因为没地方放置你的衣服冲我发火了——都要走了,留下的却是最轻浮的内容,仿佛我们的爱情不值得他长篇大论做一通告别一般。
 
被分手了,我的第一反应不是为失去这即将变成丈夫的男友伤心,而是为自己在全世界面前丢的脸感到愤怒。冷静之后才发现,我果然已经不够爱他了吧,或者他对我的爱也已经折损在了长时间来无休无止的争吵里。爱果然是消耗品,经不起过多的谩骂、责怪、看不顺眼,而这些词本不应出现在爱情里。我们的恋爱,既不甜蜜也不美,也没有很多浪漫惊喜,只是单调平凡,没有什么特别的普通的恋爱,但是回过头认真审视的话,我们两个人确确实实都付出了真心,真心相爱,这也许是我人生中,不会再发生的,最像电影一样的事情。
 
接下来我对不同的人重复解释着“性格不合”,接受着别人诧异的眼光和想探究到底的追问。一时间我成为亲戚圈、朋友圈、同事圈的风云人物,只是反面的。可不论如何,一段时间后我便被他们抛到后脑勺了,每个人的世界都不乏新的话题人物。他们谈论我、揣度我、遗忘我,我感到委屈,不被理解,捂着被子哭一哭,可第二天还得照常上班。即便是一个人了,我还得照常生活。你看,我们永远不可能像偶像剧里的女主角那样,为爱死去活来。比起爱情,赚钱过日子才是生活永远的主旋律吧。一点也不浪漫。
 
后来,大概半年后吧,我剪短了为了婚礼造型才留的长发。好像女人都得依托这类形式化的东西告别过去。
 
再遇到的时候,他没有牵着漂亮的现任女友,我也没有挽着更出色的丈夫。商场的生活区里、同一品牌的牛奶成列架旁,我们大眼瞪小眼的看到了对方。
他释然一般笑了一笑,算是打了招呼,说道:“你看,我们再不一样,喜欢的牛奶还是一样的。”
“是呵”。我顺手提起一箱牛奶,好重,我的五官因这出其不意的重量弄的扭曲了,他一步上前抢过它,帮我放进购物车。我没有忽视他脸上得意的笑。
“以前这种事都是我做的。你应该让你男朋友来嘛。”他的意思是“你现在有男朋友吗?”
“除了你这个傻逼,谁会看上我啊。”我告诉他“你还有机会。”
“好饿哦,吃饭没?”他邀请我“一起吃饭吧”。
 
走出商场,我突然有些犹豫,我停下来望着还在继续踏着步子的他。他的背影还是那么好看,只是消瘦不少,大概是因为没人给他做饭了吧,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心疼。我们曾那么深刻的爱过对方,最后又在说不出更多的怨恨里告别。经历种种,可那还是给过我全部安全感的肩膀,还是紧紧环绕过我的手臂,还是嘟嘟跳着的爱过我的心脏。我被一处处美好的回忆击中,险些忘记了当初为何会分手。
他停下来回望着我:“怎么了?”
他的笑容真好看,可我不能被迷惑,我要客观的看待我们之间的可能。“我害怕。”
“怕什么?”
连他蹙眉的样子都那么好看。我多久没有好好看过这张脸了啊。“你知道吗?分手的情侣再次和好的几率是87%,可他们之中只有3%能走到最后,剩下的97%都再次分手了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理由和第一次一样。”
他温柔的笑着,说:“那你肯定知道,彩票的中奖几率是800多万分之一,这比你刚才说的概率小得多得多,可每期都有人中奖。”
 
我犹豫不决,终于还是做了判不出正误的决定。
 
 “我们去买彩票吧”。

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于 综合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分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